Lam Tai Fai College
Lam Tai Fai College

01

在每個界別,總有些名字,街知巷聞。
但有些人,名字不大,做的事情亦不普遍;在香港體壇一樣,惟他們看不見非不存在。
這些名字,卻值得香港人一一記住;今次讓我們認識香港劍擊代表何思朗。
攝影:張浩維

這個名字,一定不是現役香港劍擊的頭號人物,選擇訪問他,因為這8年來,我見證他的變化——由中學時候那個於比賽「掟面罩」的小子,變成沉穩踏實的港將。

01

何思朗的劍擊生涯並非一帆風順,經歷高低起跌後,他在場內場外亦變得更沉穩。(張浩維攝)

今年24歲的何思朗,中學開始轉打佩劍,當時個子不高,架着一副白框眼鏡,為人帶點小聰明,在一眾小將中嶄露頭角。他16歲轉當全職運動員,2014年取得首個香港成年組賽事錦標,兩年後於無錫亞錦賽奪得首面團體獎牌,戰績穩步上揚。不過,小子在場上火氣旺盛,不時於比賽發脾氣,2017年一次本地公開賽,他大發雷霆,怒擲面罩,主裁判出示黑牌取消他的比賽資格,隨後他被禁止出戰本地及國際賽兩個月,連續兩項本地賽事未有得分,當時正值爭取亞運資格,無疑是一大打擊。結果,他的本地排名被李澤峰趕過,無緣出戰雅加達亞運。

02

年少時火爆成性,現時思朗在任何場合也不斷提醒自己,不要重複犯錯。(張浩維攝)

事過境遷,思朗提起黑牌事件,他說在獎金上「損失慘重」自是說笑,但經一事,長一智,錯過取得首面亞運獎牌的機會,對他而言,是沉重打擊,猶幸得多於失。「雖然錯過亞運奪牌的機會,有點失望,但在黑牌事件後,對我的劍擊生涯大有幫助。我會將比賽看待成一場遊戲,一旦落敗,必須反省自己,因為自己必定有問題,然後下次比賽再努力,加上脾氣對表現並無幫助,所以這事是不斷提醒自己。」

03

錯過亞運,思朗笑言在獎金比獎牌的損失更慘重。(張浩維攝)

2017年10月起停賽,兩個月的停賽期滿後,思朗更渴望證明自己。黑牌過後重新出發,2018年10月的U23亞錦賽,他力敵一眾強手,躋身個人賽4強,奪銅而回,獲得生涯首面國際賽個人獎牌。

04

思朗在去年的U23亞洲錦標賽中,奪得職業生涯首面個人賽獎牌。(受訪者提供圖片)

曾被判黑牌兼停賽 錯失亞運資格

訪問約在兩節練習之間的空檔,思朗穿起一身完整劍擊服,在鏡頭前「擺甫士」雖有點不習慣,但他不斷表示「影幾多張都無問題」、「影到滿意為止」。對於劍擊,思朗自言熱愛程度是100分,除了日常訓練,休息時間亦沉醉觀看其他比賽短片,鑽研技、戰術。今年佩劍世界盃波蘭站,他首度躋身正賽64強,首圈慘敗4:15;3月底的世界盃匈牙利站,他再嘗正賽滋味,更在首圈與兩屆歐洲冠軍的德國選手Max Hartung鬥得難分難解,可惜兩分僅敗,結果該名德國劍手最終奪冠。

05

全職運動員的生活離不開訓練,但圍繞劍擊的生活,思朗並不感到乏味。(張浩維攝)

06

今年是何思朗突破的一年,兩度在世界盃分站躋身正賽64強。(FIE圖片)

與世界前列劍手的距離,看似只差拘拘兩分,但他對此絕不輕視,他指與世界的距離仍然很遠,談吐間他自覺渺小,除了努力外別無他法,但同時亦帶無比的信心,希望挑戰世界列強:「世界好大,好大,不苦練的話,根本沒有辦法趕上他們,我十分希望拉近與一眾世界好手的距離。現階段在心態及技術上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,但我深信只要穩定打入正賽,有更多機會與世界列強交手的話,繼續不斷學習,終有一天能與他們匹敵。」

07

雖然何思朗今年兩度躋身世界盃正賽的64強,他並不會因此而自滿,希望在未來不斷進步。(張浩維攝)

08

思朗坦言自己與世界水平還有一段距離,但他深信努力訓練便可趕上。(張浩維攝)

盼亞錦取佳績 有利爭取東京奧運資格

當年初轉佩劍時,思朗曾以學界冠軍為目標;十年過去,思朗以不少運動員夢寐以求的奧運舞台為目標。佩劍的奧運積分將於本月底的韓國大獎賽正式開鑼,6月在東京舉辦的亞錦賽更是至關重要。多年來,港隊男佩僅得「大師兄」林衍聰於2014年亞錦賽的個人項目奪牌,為香港男子佩劍寫下「零的突破」;何思朗則於去年的亞錦賽個人項目打入8強,創下個人最佳成績。現時世界排名63的思朗,盼望在今年亞錦再進一步,但他自知並非易事,「亞錦成績對世界排名有相當重要,去年曾入8強,今年相當希望衝擊獎牌。一旦在亞錦賽取得好成績,對爭奪奧運資格更有利,但在韓國、伊朗、日本及中國等強手林立下,殺入4強是好難、好難,所以我在這段時間必須集中訓練,盡早增強自己的實力」。

09

蹲下是思朗的招牌動作,因為他蹲下來的時候感到準備就緒。(張浩維攝)

10

奧運是大部分運動的夢想,何思朗亦不例外,將全力衝擊東京奧運。(張浩維攝)

11

12

13

14

15

「大師兄」林衍聰自去年亞運後養傷至今,未知他會否爭逐奧運資格。除了何思朗,一眾港將如羅浩天及陳智軒(Cyrus)等,同樣有力登上奧運列車。眾將亦敵亦友,但對私交甚篤的他們,無論結果如何,亦不影響他們的多年的「兄弟情」。「大家是隊友,也是直接競爭者,但與聰仔、阿天及Cyrus相識多年,一同出戰不同賽事,他們多年來亦相當照顧我,所以無論最終誰能出戰奧運,並不會影響我們的友誼。」

16

何思朗與幾位師兄情同手足,多年來一同征戰世界各地。(受訪者提供圖片)

人際甚佳受師兄照料 與恩師感情深厚 

何思朗自言由初學劍擊起,已經是「好好彩」的人。在加拿大出生的他,首次出戰亞青前才知道要持特區護照才可出賽,幸好家人匆匆辦妥。不過最幸運的是,他遇到劍擊生涯的伯樂,譬如見證他入港隊後的高低起跌的匈牙利籍教練Geza,「我現在擁有的一切劍擊技術,都是Geza教導我的,我的右手亦是他給予我的。多年來,Geza在我的劍擊生涯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,即使練習上、比賽上受到任何困難,他都會鼓勵我,使我變得更好」。還有的就是一眾師兄,特別是「大師兄」林衍聰,「聰仔是隊中的定海神針,無論在場內、場外,技術上、心理上,教曉我很多,遇到任何麻煩他也會幫忙解決」。

17

思朗一直視匈牙利籍教練Geza(左一)為恩師,多年來從教練身上獲益良多。(FIE圖片)

劍擊在何思朗佔有一個極其重要的位置,是他深愛的運動,亦改變他的一生。除了爭奪奧運資格,思朗期望延長劍擊生涯至40歲,「劍擊是個鬥智鬥力的運動,使我人生有更清晰的方向,不斷力爭上游。香港很少劍手戰至40歲才退役,我希望成為第一位。」雖然劍擊世界十分大,可能思朗距離他心目中的目標依然有距離,但他的劍擊生涯還有很多可能性。

18

何思朗盼打好基礎,然後逐步逐步向世界舞台邁進。(張浩維攝)

奧運積分賽由本周末的韓國大獎賽開始計分,何思朗在預賽的淘汰賽階段,僅以2分之微不敵埃及劍手,無緣躋身正賽;隊友羅浩天則順利打入64強,將於次日賽事與烏克蘭選手爭奪32強席位。

Source : HK01, https://www.hk01.com/即時體育/321608/我的名字-何思朗-擲面罩劍手的成長史-從火爆小子到沉穩港將, 27th Apr 2019